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园林 > 正文内容

对话胜诉知网的老教授:呼吁建立多个学术平台防止一家独大

发布日期:2021-12-16 14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时,赵德馨正走在回家的路上,风声灌满了听筒。为此,这位年近90的退休教授不惜驻足停留,以回答记者几个简单的问题。与知网的官司引发公众关注以来,数不清接到多少媒体来电,他仍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解释自己的初衷。

  赵德馨告诉南都记者,从2013年开始维权以来,与知网的案件全部胜诉,涉及100多篇著作共获赔70余万元。他表示,不是强求知网免费开放,而要付作者应得的稿酬,并降低学生查重费用。在市场竞争上,国家也需扶持多个知识交流平台,警惕一家独大,防止知网滥用优势地位。

 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可发现,赵德馨与《中国学术期刊(光盘版)》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(知网运营方)之间涉及诉讼超100案,案由多为“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”。

  其中一案针对赵德馨发表在《中国经济史研究》2011年04期上的文章《中国历史上城与市的关系》。被告主张知网已于2006年与刊物编辑部签署《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收录协议书》,编辑部需以书面形式通知稿件被录用的作者并取得授权。

  稿约陈述包括:为适应我国信息化建设,扩大本刊及作者知识信息交流渠道,本刊已被CNKI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收录,其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与本刊稿酬一次性给付。免费提供作者文章引用统计分析资料。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,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,本刊将做适当处理。

  对此,法院认为知网提交的稿约难以确认用何种方式向投稿人告知。稿约中关于作品将编入数据库的文字表述仅告知作者作品将入库,对于数据库如何使用作品未明确告知,也未告知数据库将获得何种权利及权利范围。

  因此,法院认定相关稿约不具备许可使用合同成立并生效的必要内容,不能视为知网依据稿约取得了原告赵德馨的授权。根据《著作权法》第48条,未经著作权人许可,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,应当根据情况,承担停止侵害、消除影响、赔礼道歉、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。

  赵德馨1998年退休后仍笔耕不戳,专注中国经济史课题研究,并在2018年获评“荆楚社科名家”。长期保持书写习惯,让他在复述案情时言辞清晰,思路连贯。

  “他用我的东西,一分钱不花,还要拿去卖钱,从来没有通知我,这是盗窃我的知识成果。”赵德馨称,是有学生告诉他论文查重需花好几百元,才注意到这个事情。“我为他们抱不平,他用我们老师的东西,却对学生收那么多钱。不但他们查重,我做课题缺论据的时候,也要去查重、下论文。”

  南都记者在知网上查询得知,知网学术不端检测系统目前仅向机构提供服务,但鉴于毕业论文查重的强需求,仍有不少个人通过淘宝等途径购买查重服务。

  除了维护个人权利,赵德馨提起诉讼的着眼点还在于创新,创新已成为一项国策,创新的前提正是保护知识产权。他强调,提诉不是要求知网免费,也不主张取消知网。“反而我很感谢知网过去把我的许多文章放到上面让别人使用。但是知网用了我的文章理应付费,别人去下载和查重也应该付费。两者之间,知网可以赚点手续费,但不能是垄断价格。”

  赵德馨表示,希望能够有多个学术交流平台,与知网公平竞争、良性竞争。他透露,现在许多高校老师发文章,必须被知网收录才受认可,后者在学术界有巨大影响力。“没得一个人敢出来告,就是怕他们这一条。你找我要报酬,我就把你下架,我不收录你的。这在法理上不应该,也损害了它的权威。”

  案发到现在,南都记者现在到知网上搜索关键词“赵德馨”,已不再呈现作者为赵德馨的任何文章。如果胜诉换来的结果是学术成果无法被看见、被使用,这对学者而言无疑是当头一棒,也成为许多人谈及维权时踌躇不决的原因。

  如今打开知网,除了“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”的口号,还能看见《关于“赵德馨教授起诉中国知网获赔”相关问题的说明》的公告被置顶。

  该说明“向赵德馨教授表示诚挚的歉意”,表示将全面检查在互联网业态下的著作权保护与使用授权方式,积极会同期刊编辑出版单位与赵德馨教授沟通,妥当处理赵德馨教授作品继续在知网平台传播的问题。

  说明还提及,自2019年起,知网已开通作者服务平台。作者实名注册,即可无限期免费使用自己的作品,并随时跟踪其研究成果产生的学术影响。

  查阅天眼查可发现,知网迄今涉及著作权和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的诉讼超1100条,赵德馨并非唯一起诉知网的学者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赵德馨的学生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苏少之也曾经维权并胜诉。他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更关心知网如何处理涉案文章的问题。如果有其他学者维权,是否也一样被封杀?苏少之称会关注知网的后续回应。

  赵德馨的胜诉公开后,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长杨灿明也向媒体表态,支持赵德馨教授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,称维权释放的价值和意义已经出现,“也许我们都被侵权了,但是现在工作太忙,没有精力顾及这件事。也许退了休,我也会去查查。”

 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、小说家陈应松在最新的采访中透露,已准备就自己的300多篇文章起诉知网。此前,他曾因编书需要,查找并付费下载文章,发现知网上大部分文章都未经自己同意,且下载次数已达上百次。

  知网已不是第一次引发热议。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曾建议,把知网的论文浏览和下载功能纳入国家购买服务,国内用户可以免费使用,论文查重、论文引用检索、大数据服务等可继续收费。

  倪闽景表示,技术让知识越来越便宜,而垄断让价格越来越昂贵。知网随着其影响力不断增强,也出现了收费贵、行业垄断等方面的诟病。在暂时不能免费的情况下,倪闽景建议知网应该设定一个知识使用期,超过一定期限就应该全免费。同时知网应该成本透明化,逐渐降低知识获得成本而不是增加价格。